安利

空间内容大都为转载,发现转错后会立刻删除的。如禁止转载

破坏指令 (1)

嘿呦嗨爪:


一句话将你送入天际,一句话将你跌入海底;一句话叩响你内心深处,自己都未察觉的秘密。


————————————————————


(1)


史蒂夫.罗杰斯进入神盾局,走到电梯前,按下按键。来往匆忙行走的特工们自他走进来起便频频回头——今日的美国队长格外高大英俊、风度翩翩,他没穿百年不变的深蓝战服和带着又黑又尖的盾牌,而是换上了量身定做的银灰色西装。贴身设计的布料包裹出流畅的肌肉线条,人们的目光从史蒂夫宽阔的肩背滑落到窄而有力的腰臀,一直到笔直的小腿,甚至黏在那闪闪发亮的鞋尖上,这个夺目的男人全身上下无不散发着令人身体发软的雄性荷尔蒙。史蒂夫耀眼的金发被用发胶打理得整整齐齐,有些与他擦肩而过的特工还嗅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若隐若无的古龙水味道。


在大家停下脚步、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电梯门开启,史蒂夫进入电梯,直升七楼大厅。


“一场婚礼,或是一场约会。”特工们议论纷纷地猜测。
史蒂夫一走出电梯就看到托尼,娜塔莎,山姆,克林特,旺达和巴基正坐在大厅的椅子上聚堆聊天。不知说到什么,克林特和旺达笑得前仰后合。


“嘿,Cap,”托尼率先打了招呼“我们正在聊你与约会对象可能谈论的话题——我猜是二战时期美国队长在炮火连天中的光辉事迹。新时代的女性往往对遥远的战争、流血以及军队的群居生活无比感兴趣,她们在潜意识里迷恋绝对的力量和真正的男人,军队恰好是这两者的培养基。”


“我和旺达可不这么认为。”娜塔莎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魅惑笑容“用男人的思维去揣测女人是愚蠢且不自量力的。女人往往更喜爱男人强硬外表之下内心柔软的部分。比如对日常琐事的看法,对孩子的态度,对宠物的好感度——这一切更能体现一个男人的隐藏的魅力。”
旺达同意地点了点头。


“但是伙计们,你们的设想都是基于那位幸运的女士掌握着话语权——而事实可能是,史蒂夫用自己庞大的魅力主导着整个约会,我们不妨从史蒂夫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山姆对二者的理论十分不认同。


“不如听听巴恩斯怎么说?”克林特提议“他才是最了解Cap的人。”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快速聚集在一处。巴基懒洋洋地抬起眼皮,打了个哈欠。


“已经不是了。”巴基说“我了解的史蒂夫.罗杰斯从不会试图和女孩约会。”


所有人再一次陷入了乱糟糟的讨论中,巴基在一片嘈杂中看向史蒂夫,对方今日的确闪亮得不像话,他所处的位置正好被巨大落地窗透进来的大片阳光照射,整个人熠熠生辉,像圣洁的天使被赐予光环——这样的史蒂夫.罗杰斯着实应该被收藏起来,而不是放出去被某个巴基叫不上名字的女人用黏腻的目光扫荡一遍又一遍。


他又看见史蒂夫皱起的眉毛动了动,欲言又止,脸色微红地隐忍着。


真有趣。他想。


史蒂夫终于决定说句话。他无奈地向前一步,艰涩的语句仿佛是从牙缝里勉强挤出来——“各位,你们今天都没有工作吗?”


“今天我们通通放假——”众人一起回答道“为了给你过一个难忘的生日。”


“为你安排一个浪漫的约会只是第一步。” 旺达冲他调皮地眨眨眼。


“更大的惊喜在后面。”克林特接着说。


史蒂夫感觉到自己败下阵来“你们还真是……” 够无聊。


他的话没说完。身后突然有人用一根手指戳了戳史蒂夫的肩膀。


史蒂夫下意识回头,对上一张每天早上在穿衣镜中都要见到的、由于距离过近而被放大的脸。那张脸冷冰冰,神情僵硬,偏偏长了一张该死的跟史蒂夫一模一样的脸。他发誓那一刻他真的想要大叫一声——这一切着实令人毛骨悚然。


“生日快乐,史蒂夫.罗杰斯。”机器人美国队长面无表情地说,并且连声音都一模一样。


“哦,他的面部系统还有待强化——”托尼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指,走到史蒂夫身边审视着说“时间有些急迫,所以没能做到尽善尽美——但你要相信他的内部系统和思维逻辑、语言表达能力非常强大,毕竟我们曾经拷贝了你个人的思想情感、记忆,以及思维能力,虽然行动力不及,但沟通起来完全是你个人的翻版。”


史蒂夫花五秒钟接受了这具跟他一模一样的机器躯体 ,他与机器人自己面面相觑了一阵,一时无言。


“我以为当初拷贝个人资料是神盾局的备份需要。” 史蒂夫在众人谜之兴奋的目光里,干巴巴地舔舔嘴唇,终于意识到“所以,这该不会是……”


“你的生日礼物——美丽队长,你可以这么叫它。” 娜塔莎开心道,并往史蒂夫手里塞了一张说明书。


史蒂夫打开说明书,开始阅读。其他人也没闲着,他们兴致勃勃地调戏起“美丽队长”。


“可爱的史蒂夫.罗杰斯,可怜的史蒂夫.罗杰斯,你已经超过九十岁了,为什么还是处男?”托尼问。


巴基噗嗤笑出声,事实上所有人都对此忍俊不禁。他下意识地看向真正的史蒂夫.罗杰斯——对方正皱着眉低头研究那份说明书,神情认真得让人想要捏一捏那张严肃的脸蛋。


因为他是个傻瓜直男。巴基在心里说:如果他不是直男,我们早就滚到一起了。


“美丽队长”开口说话了。


“我认为,爱情同自由一般,是神圣的。在美国,自由高于权威,权利高于义务,而爱情高于一切。但这不能说明爱情可以脱离责任而存在,事实上,正因为其神圣,高贵,所以才更需要完全的责任去制约。我们必须谨慎对待爱情,在爱情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前,任何越矩的性行为都是不负责的,不合理的,不……”


“Stop!”所有人齐齐冲他吼道。


“美丽队长”足够智能,它接收到一众的愤怒信号,乖巧地闭上了嘴。


“它非常‘史蒂夫.罗杰斯’——都拥有令人抓狂的本事。”山姆评论道。


“请用一个词形容我们大家。”克林特跃跃欲试地向“美丽队长”出题。


“自恋,雌雄莫辨,视觉敏锐,一样的绿眼睛,脱口秀,永恒。”


“美丽队长”按照大家的站位顺序依次点头致意。


“自恋?仅仅如此?”托尼摊手,但也并没有什么不满。
娜塔莎笑容凝固,抽出了匕首。


克林特点点头“还算中肯。”


“一样的绿眼睛?和谁?”旺达蓦然转头看向巴基“原来史蒂夫一直是通过你来辨认我!”


“我听起来像是一个只会耍嘴皮子的混球。”山姆不满地说。


然后他们一起看向了“永恒”。


“不必感到不公平,毕竟是我。”巴基捋了一把头发,面露得意,春光满面。


史蒂夫终于合上了说明书。他用这几年积攒的所有关于智能AI的知识磕磕绊绊看完了这份冗长的说明。最后他发现自己只记住了开机口令和关机口令。


“美利坚合众国万岁。”史蒂夫尝试着开口。


“美丽队长”的眼球暗了下去,如同抽干了墨水的墨囊从天空般的湛蓝变为深色的暗灰。它直挺挺地站在那,从头到脚都失去了生气。


“非常感谢,托尼和大家。虽然我此刻的心情有些一言难尽。”史蒂夫面向大家微笑,尽管这一切看上去更像一场闹剧——一大早醒来被娜塔莎夺命连环call要求去赴一场约会;结束以后急匆匆赶来工作又被弗瑞短信告知今天可以放假一天;甚至走进大厅也没能逃过“美丽队长”带来的惊吓。


史蒂夫.罗杰斯的生活向来井井有条,极少能够像今天一样乱糟糟。他看见旺达从房间里推出一辆六层蛋糕车,托尼的机器人们快速为整座大厅装点好了气球和彩带,娜塔莎打开音乐,克林特开启香槟,巴基两手托着生日皇冠为史蒂夫戴在头顶。


“生日快乐,我的朋友。”巴基的绿眼睛盈盈发亮,那里闪动着愉悦而欣慰的光彩,连世上最美的宝石也不能与之比拟一二。


这一切的一切让他觉得,今天的确是值得的一天。


“伙计们,集中精神——”在热热闹闹的气氛里,托尼拍了拍手“美国队长的生日派对马上开始!”


————————————————————


两个无论如何也喝不醉的超级士兵不慌不忙地把其他几个醉醺醺的家伙送回家,当他们开车行驶在公路上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纽约街头的一排路灯在寂静的夜里点亮,连绵的光晕照亮了一整条街道和街边店铺紧锁的门。汽车的后座上,躺着直挺挺的“美丽队长”。


巴基的胳膊随意地搭在车窗上,汽车行驶带来的风把他的长发吹起,他随手扯下了束发的皮筋。他回过头,史蒂夫似乎毫无困意,宽阔的腰背依然挺得笔直,目光专一,专心致志地驾驶汽车。


这样的二人时刻总让巴基觉得他们属于彼此——在长得仿佛没有尽头的公路上,所有人都消失不见,所有风景都沉入夜色,能让史蒂夫专心注视的,除了眼前的路就只有身边的他。


但他知道并不是这样。这个布鲁克林的傻小子已经不比往日,他有了更多的朋友,更美丽的姑娘,他依然不懂得如何自如地散发魅力 ,但这却也成为了他的魅力之一。当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史蒂夫.罗杰斯又成了全世界的美国队长,而巴基只能给他穿上漂亮的西装,打好领带,为他修整发型,喷上古龙水,然后对他说:去吧,兄弟,今天的姑娘你必须拿下。


“巴基,你后天就要走了吗?”史蒂夫问。


“对,” 巴基懒洋洋地回答,一阵又一阵困意席卷了他“尽管俄国佬都是硬骨头,但还是让九头蛇混进了其中——毕竟苏联是九头蛇的大本营,俄罗斯至今也仍活跃着大量他们的人。我忍他们很久了,我要用马卡洛夫——他们自己的手枪给他们来个爆头。”


他靠在史蒂夫的肩膀上昏昏欲睡“不必担心,小不点,哥哥很快就回来。”


史蒂夫被他逗笑了,他空出一只手揉了揉巴基柔软的棕色头发。肩膀上依赖般的重量令他感到一种奇异的满足。他自顾自地说“我还是不擅长约会,巴基。其实今天我们什么也没聊,我想是我搞砸了。她拉着我讨论我的经历、我沉睡前的过去和我一生的荣耀,并非是不开心,我只是——我不想谈论这些,可能是我老了。”


史蒂夫波澜起伏的人生经历太过于真实和残酷,他带着这样的过去来到未来,像带着一只陈旧的大木箱。打开之后,破旧的电话簿,失去了光泽的钢笔,泛黄的老照片——等等等等,也许新时代的人愿意带着一时的兴趣翻上一翻,却少有人能理解这些对他的意义。而唯一能够理解的人,现在就靠在他的肩膀上。


“我总觉得如果有个人能陪我走过余生的话,那个人只能是你。”史蒂夫轻轻说。在安静的夜里,他耳边拂过巴基猫一般轻柔的呼噜声。


————————————————————


巴基在晨跑之后回到他和史蒂夫的住处,这是当初弗瑞批准给两人买下的两室一厅。至于弗瑞问起他们为什么要住在一起时,连他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也许是心虚作怪),但是史蒂夫给出了完美的答案。


“我们需要共同学习。”


这听起来像两个谈恋爱的高中生被抓到在一起过夜,当问到为什么这么晚还不回家时,得到的答复是:我在给她补习课程。


巴基被自己的联想擅自逗笑,但其实史蒂夫是不会撒谎的,他说了共同学习,那就是共同学习。 他们一起补习七十年的历史事件,研究现代武器和各式机械,共同观看标志性电影,掌握各种家电的使用方法,甚至对现代衣着和食品口味都做了一番研究。这过程愉快至极,就像抹上了甜蜜糖浆的吐司面包,两个百岁老人在探索时代的过程里,一边遗憾一边前行。


“欢迎回来,巴基。”


巴基正用力蹬着鞋子,史蒂夫给他买的靴子脚踝处实在有些紧,闻言他抬起了头。


“美丽队长?”


“是我。” “美丽队长”一本正经地回答“史蒂夫去工作了,他要我转告你——早餐在桌上,趁热吃。”


巴基来到厨房餐厅,打开餐罩。金黄的煎蛋卷点缀着火腿丁和胡萝卜丁,正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史蒂夫还为他搭配了热腾腾的豆浆。巴基感觉到胃里产生了一阵空虚的蠕动,这种空虚感在他看到还有一盘足量的吐司面包搭配李子果酱时尤甚。史蒂夫的厨艺从没让任何人失望过。


史蒂夫和巴基的工作时间不同,史蒂夫是神盾局的常驻在职人员,而巴基属于跟神盾局签了长期合约的雇佣杀手,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出面工作。这就导致他和史蒂夫的时间安排截然不同,所以史蒂夫总会在早上出门之前把早饭做好放在桌上,用餐罩盖严,等巴基晨跑回来的时候能够吃上热乎的早饭,而巴基负责清洗两人吃饭的碗筷。


巴基坐下来安静地进餐,“美丽队长” 也坐下来,坐在他的对面,像史蒂夫一样拿起了报纸。这情形不禁让巴基感到滑稽。


“你不需要看报纸吧,兄弟?”


“美丽队长” 放下报纸,严肃地对巴基解释“我的资料和数据显示,在‘共进早餐’情景下,这样的相处模式是最自然的,也是史蒂夫最常做的。”


“你可不是他,”巴基叉起一块蛋卷塞进嘴里,笑着摇了摇头“虽然你们长得一模一样,放出去也能以假乱真,但是在我这里可行不通。事实上,当你做出和史蒂夫一模一样的动作时,我总觉得充满了违和感,就像谐星故意做出的蹩脚模仿。”


“美丽队长” 几乎不需要思考,他精准地指出“没错,这是身为巴基.巴恩斯的特权,换到史蒂夫.罗杰斯身上同理——因为在你们眼中,彼此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


随即他又解释道“但是斯塔克先生为我打造的突出特点是思想和语言方面与本体的极度统一,你可以把我当作一个聊天工具,我与史蒂夫.罗杰斯拥有几近相同的思维方式和逻辑,甚至情感。”


巴基眼里燃起了兴趣的火苗,他托着下巴稍作思索,然后接连抛出几个问题。


“我最爱吃的水果是?”


“李子和苹果。”


“我讨厌的蔬菜?”


“花椰菜。”


“你给我画的第一张画像是以什么为背景?”


“老格伦家的油菜花田。”


“当年你和佩姬进展到什么程度?”


“……事实上,没有正式确立关系。”


巴基内心泛起一丝庆幸。


他认真想了想,终于决定问出内心充满疑惑、留存已久的问题。


“当初我与神盾局签订雇佣杀手合约以后,你非常不开心,你希望我能够摆脱杀手身份,做稳妥安全的工作。但你知道,杀手已经成了我的一部分,它不可能从我的身体里消失,但我可以利用杀手的本事去赚些外块——从那以后你没再提过,现在你还介意这件事吗?”


“介意。” “美丽队长”毫不犹豫地说“我永远介意,巴基。但这并非是因为对你身为杀手的不信任,而是因为你成为杀手这件事本身令我痛苦不堪,我难以控制自己不去想象你因为杀手这个身份经历了多少折磨和苦难,而我却不在你身边。所以当你做出决定时我下意识地排斥它,反对它,但最终我还是忍住了。这是你的决定,你有决定自己人生的权利,我不能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干涉你的选择。”


巴基收敛了笑意,他在心里痛骂托尼.斯塔克这个聪明鬼、混蛋,为什么要做出这种犯规的东西,他的心湖被它的话搅得一团乱麻。


他故作轻松的站起身,试图平息内心中的悸动——此时此刻他想见史蒂夫,很想很想。


“……这的确是你。” 巴基承认道。


“美丽队长” 坐在他的对面,用那张跟史蒂夫一模一样的面孔注视着他。仿佛一阵风吹过平静的湖面,泛起突如其来的层层涟漪,巴基的内心难以抑制地颤动,一种强烈的情感外溢出他的心脏。


他望着美丽队长那双机械的蓝眼睛,目光像被连绵的雨水打湿。他对它一字一句地说:


“我爱你,史蒂夫.罗杰斯。为什么你不爱我呢?”


……


“美丽队长” 僵住了。它的嘴唇不正常地嗑动着,眼球突然亮起,又突然晦暗,脑部传来刺耳的“滴滴”声,身体不正常地抽动扭曲起来——在巴基诧异的目光里,“砰”的一声,“美丽队长”的内部零件从眼球、鼻孔和腹部跳了出来,所有的声音和灯光瞬间熄灭,背后冒出一股煞白的烟雾。


它坏掉了。


——————————tbc——————————


节日好,大家有没有吃粽子呀2333


依然粗糙的文笔,想写一个暗恋的吧唧,还是短篇,更新可能会慢,期末狗有一大堆作业要写(哇哇大哭)

评论

热度(485)